拉人头多级获利可月入3万斑马会员或涉传销 曝光
本文摘要:> 兼职月入3万,一部手机就可以做,听起来是不是心动了?但假如这个兼职需要你“杀熟”:向身边亲朋好友推销购买产品,不能保证产品质量,甚至还有传销之嫌,你还愿意做吗? 兼职月入3万,一部手机就可以做,听起来是不是心动了?但假如这个兼职需要你“杀熟”:
>

兼职月入3万,一部手机就可以做,听起来是不是心动了?但假如这个兼职需要你“杀熟”:向身边亲朋好友推销购买产品,不能保证产品质量,甚至还有传销之嫌,你还愿意做吗?

兼职月入3万,一部手机就可以做,听起来是不是心动了?但假如这个兼职需要你“杀熟”:向身边亲朋好友推销购买产品,不能保证产品质量,甚至还有传销之嫌,你还愿意做吗?

在传统电商红利逐渐接近天花板时,近年来一些新型的会员制社交电商频频出现,这类电商以社交为基础,通过分享、拼团来裂变新用户。然而,有的电商在社交这条路上走“歪”了,比如花生日记此前因涉嫌传销被政府处罚,环球捕手因传销之嫌被微信封号。

可是,还有电商打着社交的旗号铤而走险继续“歪”着:去年年底成立的斑马会员,不到一年时间拥有4000万用户,在记者调查后了解到,其获客方式很不简单!会员K女士告诉记者,她成为斑马会员不到两个月,就赚了5万多人民币,获利渠道多条,有的利益甚至穿透6级会员!

巨大的利益驱使她不断发展下线,为平台吸引新客。记者拨开重重迷雾发现,斑马会员的“前身”竟然就是此前疑似触碰过法律红线的环球捕手。

“躺着赚”两个月收入5万多

收益管道层级高达6级

据了解,斑马会员的用户分为多个等级,普通用户、购买了399元或499元礼包的会员(也叫店主)、服务商、优秀服务商多个等级,而只有会员才能享受斑马会员上商品的会员价。

与普通电商开放注册不同,注册斑马会员必须要通过邀请码。为了实测,记者找到斑马会员王先生,通过他的邀请码成功注册后购买了一个399元的会员礼包,成为了店主。

记者的这笔消费,让王先生直接收获了99.75元的佣金。与此同时,王先生的上家K女士也能直接收获99.75元的佣金。因为K女士是王先生的上家,级别 为服务商,服务商直接拉进一个新会员可获利199.5元佣金,也能从下家拉进的新会员中获取佣金。

那要怎么才能成为服务商?K女士告诉记者,成为服务商需要卖出总额10000元的会员礼包,也就是差不多拉20-25个人头(25个399元的礼包,或者20个499元的礼包)。

不过,在K女士看来,拉新的收益都是小钱,组建一个团队才是重中之重。一份会员间流传的《斑马会员盈利模式》文件,详细介绍了斑马会员的盈利模式——除了拉新会员获取佣金之外,店主推荐普通用户购物成功,可赚取其中差价。比如一瓶洗手液的会员价是29.66元,普通用户价是35元,店主可以赚取中间的差价5.34元。

到了服务商级别,收益管道就更多了,比如可获得下家购物省钱部分(标准价—会员价)的25%;获团队会员购物省钱部分的20%……值得注意的是,团队会员的下线关系可以延伸无限级。也就是说,只要让团队会员及其下线购物,K女士每天躺着都能赚钱。

“你拉来25个人,这25个人拉会员裂变下去,千人的分裂团队很快就组建起来了。每个人给你每天贡献一块钱的话,一天的被动收益就有一千块钱了。”记者侧面了解到,K女士加入斑马会员不到两个月已经赚了5万多元,第一个月就赚了3万多。

如果说前面这些获利方式还只是投机取巧,促使用户“杀熟”来牟获利益,那么还有一条收益管道就有严重涉嫌传销的嫌疑。

K女士说,斑马会员里有一个斑马优选,这里面的商品佣金可以收取到向下的6级。也就是说,她下面6个层级中任何一个会员购买或推荐其他人购买了斑马优选里的产品,K女士都可以拿到这个商品价格的5%,作为佣金。

从环球捕手“变身”斑马会员

佣金抽取模式仍涉嫌传销

斑马会员这样封闭的会员体系使得会员的黏性和忠诚度显著高于普通电商平台。然而合规是所有会员制社交电商必须直面的一个问题。花生日记、环球捕手都曾因这套制度设计“吃过亏”。

值得注意的是,斑马会员的注册公司为杭州讯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其与被认定涉嫌传销的环球捕手关系不同寻常,有环球捕手的前员工透露:其与环球捕手是同一个管理团队,背后的创始人都是李潇,斑马会员只是环球捕手的换壳游戏而已。

记者在环球捕手APP上发现,到处都有引导消费者下载斑马会员App的内容,比如斑马市集、斑马集市,以及“环球捕手已经全民升级,快去看看!”的浮窗(点击就会跳转斑马会员APP)。

即使“换了壳”,斑马会员仍然没有逃过涉嫌传销之嫌。

《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 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 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 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均属于传销。

某知名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级商户不断向更多级的下线收取会员费和抽成的行为确已“涉嫌传销”。而斑马会员还有高达6层的佣金抽取模式,这显然严重涉嫌传销了。“从会员制社 交电商兴起,到如今社交电商百花齐放。中间的话术换了一套又一套,从多级到三级,再到一级推广。乍眼看似合规了,但深究起来,仍然有许多问题。”

假货、杂牌、虚假宣传

用户产品、权益谁来保障?

K女士告诉记者,从好朋友,到一般朋友,到客户,再到小区管家、洗衣店老板……她都向他们推荐过斑马会员的产品或礼包。那么,谁为这些人的购物体验做保障?记者注意到,在著名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斑马会员有多条投诉,投诉原因有“购买399元的产品”后,出现不发货、退款难;假货;虚假宣传等多个问题。

其中,有多位用户表示,其“购买399元的产品”原本是想成为“店主”赚钱,后发现斑马会员的模式涉嫌传销,想退出,结果发现平台一般不支持会员退款,而且人工客服永远联系不上,客服只有“机器人”上班。还有用户表示自己买了一瓶兰蔻粉水,通过查验后确认是假货。

为了体验斑马会员的模式,记者也购买了一个价值399元的溯黎酵母焕活冻干粉修护套装礼包,市场价显示1980元。记者在网上搜索该品牌,发现毫无官方介绍,几乎都是商业推广。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用户使用之后评价说用了之后长了很多粉刺,过敏了,根本就是无良商家。

在该产品的产品介绍中配有一张营业执照,显示是浙江贡盏科技有限公司,不过记者在产品外盒上发现,浙江贡盏科技有限公司只是委托方,实际生产商是广东丽彦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更让人费解的是,浙江贡盏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竟然与斑马会员公司在同一幢大厦……

记者也发现,会员礼包里的商品基本上都是市面上很少见到的品牌。这样的产品,用着真的能安心吗?

记者手记

在采访K女士的时候,有几个瞬间感受特别深刻。当我第一次问到产品质量的时候,K女士“信誓旦旦”地告诉我,都是正品,平台都有保证的,她自己也有在买。然而具体的保证她却说不出来。

当我再次提到推销给身边朋友还是得看产品好不好时,K女士则表示:更多时候不是看产品好不好,而是看和你的人情关系决定的。也就是说,产品的质量仅仅取决于你的为人和信誉度。这与记者买货的认知完全不符:什么时候买东西和人品挂钩了?难道不是靠品质说话吗?

当我表示向身边人推销抹不开面子的时候,K女士表示自己也有一样的经历,但是只要最后赚到钱就好了。“就算有人瞧不起你,但只要赚到钱谁还管那么多。”颇有种“今天你看我不起,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意味。

“只要赚到钱就好”,这句话K女士说过很多次,在说自己经历的时候,也在劝我看开点的时候。一瞬间,我有点恍惚,这世间,利益真的就高于一切吗?至少在我的价值观里不是的。

如果赚钱要以消耗身边好友为代价,不顾买卖最基本的真诚和法律的界限,那就不值得也不应该去做。